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但並不影響網頁的瀏覽

目前位置:首頁 > 公告事項 > 一般公告

字級設定: 字型小 字型中 字型大  
相關標題   本院審理原告蔡友才與被告金管局間解除職務(106年度訴字第1303號兆豐金董座解職)事件新聞稿
發布日期   107-06-28

107-013新聞稿.doc

107-013新聞稿.pdf

本院審理106年度訴字第1303號原告蔡友才與被告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間解除職務事件,本院審理結果判決【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撤銷。】,扼要說明如下:

主文

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撤銷。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爭訟概要

一、 訴外人兆豐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兆豐金控)為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下稱兆豐銀行)唯一股東,兆豐金控之最大法人股東則為財政部,原告經財政部長年指派為兆豐金控及兆豐銀行之法人代表董事,自民國99年7月1日至105年3月31日並擔任兆豐銀行董事長。

二、 兆豐銀行紐約分行於104年1月至3月間經美國紐約州金融署(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下稱DFS)實地金融檢查,以103年9月為基準日,檢查重點包括紐約分行之風險管理、作業控制、法令遵循及資產品質等項目。於DFS作成檢查報告前,美國聯邦準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下稱FRB)於104年10月間派員告知兆豐銀行總行其紐約分行法令遵循嚴重不足,整體評等將遭降級,嗣DFS於105年2月9日作成檢查報告,指出兆豐銀行紐約分行未落實可疑交易之篩選及申報,於美國銀行保護法(Bank Secrect Act,下稱BSA)及反洗錢法(Anti-money aundering,下稱AML)等法令遵循有所缺失。兆豐銀行遂於105年8月19日與DFS簽署合意處分令(Consent Order),除遭DFS核處美金1.8億元(以匯率32計算,約新台幣57.6億)罰款外,並同意聘任DFS選任之獨立第三方法律遵循顧問協助強化BSA/AML相關法律遵循制度,DFS另逕行指派獨立監督人(independent monitor)為紐約分行之法令遵循審查,作成法令遵循報告直接向DFS報告。

三、 被告以原告擔任兆豐銀行董事長期間,因(1)既於104年10月間已知悉該行紐約分行極有可能遭DFS採取監理行動,復未採納同年11月及105年2月紐約分行請總行派員赴美溝通之建議,致遭DFS裁處,乃有決策失當之責;(2)DFS檢查報告未提報董事會前,原告與紐約分行經理105年3月24日共同署名就DFS檢查報告回復改善計畫,竟表示董事會、高階主管已瞭解所列缺失之嚴重性,涉有不實;乃依據銀行法第61條之1第1項(第4款)規定,以105年9月14日金管銀控字第10560003852號裁處書(下稱原處分)解除原告於兆豐金控派任兆豐銀行之法人代表董事職務。原告不服,乃循序提起行政爭訟。

理由要旨

一、 銀行法第61條之1第1項:「銀行違反法令、章程或有礙健全經營之虞時,主管機關除得予以糾正、命其限期改善外,並得視情節之輕重,為下列處分︰一、撤銷法定會議之決議。二、停止銀行部分業務。三、命令銀行解除經理人或職員之職務。四、解除董事、監察人職務或停止其於一定期間內執行職務。五、其他必要之處置。」規定,係主管機關為保護存款大眾權益,維護銀行健全經營及金融秩序,依法所得採行之限制銀行及其從業人員自由或權利之規制手段,具有以直接形成符合法律要求之行政秩序之方式,「積極」實現「特定」行政目的之特質,乃典型之管制性不利處分。而其負責人行為苟復同時該當於銀行法第8章所示應予行政處罰之構成要件者,則應援引銀行法該章規定予以行政處罰,如構成刑責者,並依職權向偵查機關告發犯罪,但不得將之與同法第61條之1第1項管制性不利處分予以混淆,逕援引管制性不利處分規定作為非難銀行負責人過去行為之依據。如僅因銀行法第61條之1第1項第4款解除銀行董事職務之處分與銀行法第8章以下之行政處罰均對負責人之自由或權利加以限制,乃藉管制性不利處分作為行政處罰,其結果自然不正確,不僅無助於公共利益之維持,更有害於人民權利保障。

二、 原處分作成時,原告已非兆豐銀行之董事,容無繼續行使兆豐銀行董事職權,危害兆豐銀行健全營運之可能,易言之,危險源已然不存在,原處分猶以「形成處分」之方式排除危險源,無非重申兆豐銀行現狀,已然難以理解其目的,遑論探求其意旨是否合於銀行法第61條之1第1項之立法宗旨。

三、 銀行法第61條之1第1項明揭係以銀行為管制對象,第4款管制手段固有涉及侵害董事之職業自由、工作自由者,但主管機關逕以公權力解消銀行與董事間私法上委任關係,侵害銀行自主人格於私法上意思表示之效力,目的在於排除董事對銀行之影響力,俾令銀行營運得以重返正軌,自然是以銀行為管制處分之主要對象。但是,原處分僅以原告為對象,並未以兆豐銀行為相對人,顯然該處分並非對兆豐銀行作成,也無意對兆豐銀行進行管制,無可想像如何實現銀行法第61條之1第1項以銀行為管制對象所擬達成之行政目的。綜此以論,原處分雖以銀行法第61條之1第1項為其法律依據,並援引其內容作成管制手段,但實際上並未寓有任何該法文所擬實現之管制目的。手段之採取,欠缺必要性,至為灼然。

四、 結論:原處分雖以銀行法第61條之1第1項第4款為其法律依據,並作成高度管制而影響人民基本權之處分,但實際上並未寓有任何該法文所擬實現之管制目的,除有違銀行法第61條之1第1項第4款外,並難認該處分有何必要性,於行政程序法第7條規定亦屬有悖。訴願決定未予糾正,亦有未合。原告指摘違法,為有理由,應予准許,爰將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予撤銷。

宣判日期:中華民國107年6月28日 

合議庭成員:審判長法官劉穎怡、法官林秀圓、法官楊得君

(本件得上訴)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