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但並不影響網頁的瀏覽

目前位置:首頁 > 公告事項 > 新聞稿

字級設定: 字型小 字型中 字型大  
相關標題   本院審理聲請人婦聯會與相對人黨產會間聲請停止執行事件等(107年度停字第78號)新聞稿
發布日期   107-11-28

107-025新聞稿.doc

107-025新聞稿.pdf

本院審理聲請人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與相對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間聲請停止執行及為必要保全處分事件(107年度停字第78號),審理結果裁定准許聲請人停止執行之聲請,其餘聲請駁回,扼要說明如下:
裁定主文:
  本件原處分(相對人107年2月1日黨產處字第107001號處分),在本案訴訟(本院107年度訴字第260號)裁判確定前,停止執行。  
  聲請人其餘聲請駁回。  
  聲請訴訟費用由相對人負擔。
事實摘要:
  相對人於民國107年2月1日經第7次臨時委員會議,以聲請人曾受中國國民黨(下稱國民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及業務經營,且非以相當對價轉讓而脫離國民黨實質控制,依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下稱黨產條例)第4條第2款後段、第8條第5項、第14條及同條例施行細則第2條等規定,認定聲請人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作出相對人黨產處字第107001號處分書(下稱「原處分」),聲請人不服,提起行政訴訟(本院107年度訴字第260號訴訟事件),並向本院聲請停止原處分之執行,及另為保全處分。

理由要旨:
一、本件停止執行事件之本案訴訟,與已經提出釋憲聲請之另案(本院105年度訴字第1685、1720、1734號,下稱另案;即相對人黨產處字第105001號救濟事件;釋憲案為司法院於107年6月14日收文,編案:107年度憲三字第15號)兩案處分之法律依據相同,僅受處分人不同。
二、另案處分之依據為黨產條例第4條第2款、第8條第5項、第14條;而本案處分(受處分人婦聯會)之依據亦同。兩者均為第4條第2款之範圍,且就「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之法人、團體或機構」之核心要件相同,故兩案處分之法律依據一致。而另案聲請釋憲所指有違憲疑義,也是本案訴訟審理之先決問題。既然,另案已經提出釋憲,經考量訴訟經濟與資源共享,本案訴訟自無針對相同法規再次聲請釋憲之必要。故本案訴訟依行政訴訟法第178條之1,於另案釋憲作成解釋前,裁定停止本案訴訟程序(目前該裁定抗告中)。
三、雖本案訴訟經裁定停止訴訟程序,但本件原處分之是否停止執行, 各有不同之審查空間。停止執行要考慮本案訴訟在法律上獲得勝訴之蓋然性;以及個案中情事急迫程度與公私法益之權衡。原處分之法律效果,係聲請人之財產將依第5條第1 項推定為不當黨產,而此等財產依第9條第1項均不得處分。若違反規定處分財產,均不生效力,且相對人尚得依第27條第1項,處以該處分財產價值之1倍至3倍罰鍰。
四、另目前情況是相對人於107年10月4日舉行聽證會,聽證會後如認定聲請人之財產屬於不當黨產,即可命聲請人移轉財產為國有。原處分,在現行法將發生第5條第1項推定為不當黨產、第9條第1項(對第5條第1項財產)不得處分、第27條第1項(對違反第9條第1項者)處以罰鍰,及第8條第1、5、6項申報財產之義務、第9條第2項(對第9條第1項第1款之報備)、第27條第2項(對違反第9條第2項者)處以罰鍰、第26條第1項(對第8條第1、5項)處以罰鍰等之法律效果;經由聽證程序也將進一步衍生第6條移轉權利、追徵其價額之相關處分。而處於爭執的法律關係,各種可能的救濟程序都將展開,由效率的觀點(本案的特別情狀是有爭議之財產,都集中於聲請人掌管中),若凍結「原處分認定為附隨組織」之法律效果,即可有效阻攔第5、6、8、9、10、26、27條之法律效果。
五、另案聲請釋憲所稱黨產條例有違憲疑義,也是本案訴訟審理之先決問題。本於訴訟經濟與資源共享,本案訴訟於另案釋憲作成解釋公布前,裁定停止本案訴訟程序,也就認同本案請求在法律上獲得勝訴有相當之蓋然性。假設「原處分停止執行」,而「釋憲後法規均無違憲,也判決確定原處分是正確的」:(1)對聲請人而言,因原處分停止執行,故各項處分均不受限制(可以處分依法推定為不當黨產之財產),而後判決原處分是對的,則聲請人所為之處分即有可能成為無效之處分(除非合於第9條第1項但書);即使是捐贈或公益之執行,均有可能致獲益者衍生公法上不當得利,這是可預見的風險;因此,若原處分停止執行,本院也期待聲請人理性的處理相關財產,並適度的轉知這些法制風險,裨益週延。(2)對相對人而言,即使原處分經停止執行,如其他條件不變下(目前法治國家之基礎下,並有完善的會計制度及健全的金融體系),一旦確定原處分是正確而恰如其分,似乎也僅是轉型正義的時間向後移動。
六、現狀,倘原處分有未盡周延之處,容任其效力之發生,不停止執行,則就聲請人所稱結社自由、言論自由、名譽維護、財產保全等,將造成難以估算之損失,所預定之公益或福利事務均無法進行,而龐大資產也無法作出有效率的應用等,可謂之難於回復之損害;反之若原處分停止執行,當其他條件件不變下,就相對人而言,僅是轉型正義的實踐往後移;另經考量與其容任第6條處分衍生多樣化的救濟事件,還不如透過暫時凍結原處分之法律效果(停止原處分之執行)來因應,更具效率等。因此,權衡相關之得失,本院審認停止原處分之執行,是適切而有必要,但也提醒可能的法制風險,以資週延。聲請人請求停止執行,應為准許。
七、至於,聲請人請求另為保全處分(如相對人不得「就不當取得財產及是否命移轉為國有等事」召開聽證會),這些是依法調查程序,在停止原處分之執行下,並無額外另行保全之必要(即使原處分停止執行,相對人仍得依法進行相關調查程序);聲請人就此相關之請求,應予駁回。

裁定日期:中華民國107年11月27日          

合議庭成員:審判長法官陳金圍、法官畢乃俊、法官陳心弘

(本件得抗告)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