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但並不影響網頁的瀏覽

目前位置:首頁 > 公告事項 > 新聞稿

字級設定: 字型小 字型中 字型大  
相關標題   本院審理原告陳沖與被告中央選舉委員會間公民投票事件(107年度訴字第755號)新聞稿
發布日期   108-01-04

108-002新聞稿.doc

108-002新聞稿.pdf

本院審理原告陳沖與被告中央選舉委員會間因公民投票法事件(107年度7訴字第755號)審理結果判決原告勝訴,扼要說明如下: 
判決主文:
  原處分撤銷。
  被告應依公民投票法第10條第4項至第8項規定辦理以原告為領銜人於107年3月8日所提出之「您同意修法使選民可以投反對票(負數票)嗎?一人還是只有一票,選民可以用其唯一選票表達反對某候選人應該是基本人權,贊成票扣除反對票後,淨贊成票較高者當選。」公民投票提案。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事實概要:
  原告於民國107年3月8日向被告提出全國性公民投票案,主文「您同意修法使選民可以投反對票(負數票)嗎?一人還是只有一票,選民可以用其唯一選票表達反對某候選人應該是基本人權,贊成票扣除反對票後,淨贊成票較高者當選。」(下稱系爭公投案),被告雖認其符合公民投票法(下稱公投法)第10條第1項規定,惟認提案內容仍有疑義尚待釐清,以及其所附理由書內容包含圖案,乃提經被告第505次委員會決議:「本案應具明理由函知提案人之領銜人補正如下事項:(一)公民投票法第9條第2項規定,主文及理由書內容僅得以『文字』為之(本會第503次會議決議),理由書有關圖案部分,應予補正。(二)公民投票法第2條第2項規定,公民投票案應於憲法規範架構下為之,惟憲法規定之選舉均屬相對多數制。本此,本案可適用之選舉類型為何,應予釐清補正。(三)候選人之『淨贊成票』為負值時,應為如何之立法原則,殊欠明確,應予補正釐清真意。(四)理由書有關『聯合國秘書長推選方式』與所稱『負數票投票制』侔不相同,與事實不符,應予補正釐清真意。」並以107年4月26日中選法字第1073550245號函請原告於5月9日前予以補正。嗣原告來函補正,惟被告仍以原告之補正不符規定,乃以107年5月28日中選法字第1073550355號函(即原處分)駁回系爭公投案。原告不服,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
理由要旨:
一、法制及法理概說
(一)關於不確定法律概念,行政機關之判斷若涉及人民基本權之限制,法院應採較高之審查密度。
(二)依司法院釋字第721號解釋理由,選舉方法只要合乎選舉權、平 等權之核心內涵,縱其方法不同(例如本件之負數票),尚不得遽認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三)依司法院釋字第645號解釋意旨,公投法係為保障人民之創制、 複決權,於有疑義時,行政機關自應為對人民有利之解釋,俾符合憲法主權在民之精神。
(四)公投法係「依據憲法主權在民之原則,確保國民直接民權之行使」而制定,其立法目的乃在實踐憲法保障人民「創制、複決」基本權的行使,藉由公投法規定,使人民得依循該法規定之程序,參與公民投票事項(法律之複決;立法原則之創制;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之決定。準此,公投法係在協助人民正當行使上開公民投票事項之創制、複決權,而非限制人民該公民投票事項之行使。
(五)憲法之解釋,乃專屬司法院大法官之職權,行政機關無權為之。 關於「法律立法原則創制」之公投案如通過者,行政院應於3個月內研擬相關之法律送立法院審議,立法院亦應限期完成立法。至於依此立法原則制定之法律是否違憲,則應於立法完成後,由大法官解釋認定之,尚不得由行政機關於公投案提出審查時,即由行政機關逕予認定其有違憲之虞而駁回人民公投案之提出。
二、系爭公投案,被告以107年4月26日中選法字第1073550245號函命原告限期補正,嗣以原告補正後仍不符規定,而以原處分駁回,並非適法:
(一)本件被告命補正之事項分別為:
 1.公投法第9條第2項規定,主文及理由書內容僅得以『文字』為之,理由書有關圖案部分,應予補正。
 2.公投法第2條第2項規定,公民投票案應於憲法規範架構下為之,惟憲法規定之選舉均屬相對多數制。本此,本案可適用之選舉類型為何,應予釐清補正。
 3.候選人之『淨贊成票』為負值時,應為如何之立法原則,殊欠明 確,應予補正釐清真意。
 4.理由書有關「聯合國秘書長推選方式」與所稱「負數票投票制」 並不相同,與事實不符,應予補正釐清真意。
(二)關於命補正第1項部分:
  公投法第9條規定:乃因公投案主文及理由均須紙本公告,若文  字太過冗長,將增加篇幅及閱讀之困難。鑑於圖示說明往往較文字更顯而易懂,如將圖示篇幅換算文字字數,總數不超過二千字者,要無違反該條意旨。何況縱加總超過二千字,甚至認圖示部分應予排除,充其量僅圖示部分不予公告及刊登公報為已足,尚不得作為駁回之理由。
(三)關於命補正第2項部分:
  憲法增修條文第2條第1項僅規定「以得票最多之一組為當選」,  並未明文排除「負數票制」。退步言之,系爭公投案「負數票制」僅為立法原則之創制,於公投案通過後,立法院依此立法原則制定之法律是否違憲,尤待大法官之解釋認定,被告為公投法之主管行政機關,本無權認定法律是否違憲,竟於審查立法原則創制之公投案時,預先以「憲法規範架構」為由,強令原告補正,並以未為補正駁回,亦有未合。
(四)關於命補正第3項部分: 
  系爭公投案僅為立法原則之創制,原告於提案中已詳細說明其選 舉方法及推動負數票之理由,包括:用選票來明確表達贊成或反對某位候選人的自由意志是基本人權、提升投票率、降低或避免言論或立場最偏激的人當選之可能性,偏激政客選不上,偏激言論自然減少,社會會更和譜,並無不明確之處。至於其他立法細節,可於立法時由立法委員裁量立法,被告以立法細節質疑本件公投案欠缺明確,作為駁回理由,亦有未洽。
(五)關於命補正第4項部分:
  原告只是強調關於聯合國秘書長選舉,有"反對"(或"不鼓勵")之選項,其精神得作為是否採用「負數票制」之參考。鑑於本立法原則創制之公投案是否通過,乃取決於我國人民願不願意接受 「負數票制」之選舉方式,與他國或聯合國秘書長選舉是否已有此制度並無絕對關聯。被告以此不相關聯之補正理由駁回本案,亦有未合。
三、原告請求被告應准予繼續辦理系爭公投案,為有理由:
  被告之駁回處分於法未合,已如前述。則原告請求被告應准予繼 續辦理系爭公投案,即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宣判日期:中華民國108年1月4日
合議庭成員:審判長法官陳金圍、法官畢乃俊、法官陳心弘      
(本件得上訴)

回上頁